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笨的N次方 博客

吸收正能量 传递正能量

 
 
 

日志

 
 

【征文】在北大荒度过的第一个除夕  

2011-04-17 20:37: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北大荒度过的第一个除夕

笨的N次方

在北大荒度过的第一个除夕 - 笨的N次方 - 笨的N次方 博客

 春节,是咱中华民族最重要的节日。其实最热闹最重要的似乎是除夕,家家户户围坐在一起吃团圆饭,放鞭炮。。。。。。真的是很热闹。打从我记事开始,

50多个除夕中,最令我难忘的是在北大荒度过的第一个除夕。

1970年,我在3连担任武装二排排长,带领着30多号武装战士在石砬山北边执行采石任务。为连队开春基本建设的需要做准备,我排和江华率领的武装一排(他们在石砬山的南面执行伐木任务)就准备在石砬山上过节了。那时候兵团还没有探亲假一说,所有的兵团战士不管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想不想家,都统统的留在连队过春节。

25日是牛年的腊月三十。也许是受当时的政治气氛和边境地区紧张的战备形势影响,临近春节,从表面上看似乎战士们没有思乡的愁绪,反而大家都非常的兴奋,过节不仅可以改善一下伙食,还可以不干活休息两天。腊月二十三以后那几天,大家翘首盼望着连队的拖拉机上山来给我们送年货。

为了准备过节足够的做饭柴火,我要求全排战士下班从采石场回营地的途中,每人都抱一捆柴火。石砬山上有许多直径小于竹竿粗细的完全干透的树枝,我们都管它叫“站杆”,只要用手轻轻地一推,站杆就会齐刷刷的从根部断下来。站杆是烧火做饭的最佳燃料。于是,全排战士每天下班都抱回站杆,不几天,帐篷外面堆了很大的一堆柴火。

一天中午,我们刚吃完午饭在帐篷里休息,就听见远处有“东方红75”拖拉机的轰鸣声,声音越来越大,好像是朝我们营地的方向来的。记得有一个哈尔滨的战士,飞速的朝拖拉机来的方向跑去。不一会,他又跑了回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跟我说“排长,连队给我们送年货来啦。我看见爬犁上有好多东西”。不一会,拖拉机拽着爬犁停在了帐篷外面。爬犁上不仅装着年货,还装着生产用的物资。年货可真是丰富,有猪肉和狍子肉、罐头、包饺子的面和大白菜,还有色(东北话sai)酒,就是果子酒。卸下我们这一份以后,我和四个班长合计着,加上我们自己前些天在山上打的一只野猪,这除夕之夜的伙食算是够可以的啦。

到了腊月二十八,我们也得像家家户户那样,开始把那些肉呀什么的开始加工了。那天收工后,我把机枪班班长黄忠华留下,给他交代任务,让他们机枪班4名战士今晚值班,任务是把狍子肉、野猪肉煮熟。黄忠华很高兴的接受了任务,晚饭前,他们四个人已经在帐篷外面搭建了一个临时灶台。吃完晚饭,天已大黑。等到全排战士都熄灯睡觉了,他们四个借助月光在雪地里的反光就各自忙活开了,洗肉的洗肉,架锅烧水的架锅烧水。然后机枪班的4个小伙2人一组,一组睡觉,一组干活,到下半夜再换过来。原本煮肉用不了多长时间,可是那个野猪肉与一般的猪肉不同,肉质特别的粗,有点像牛肉,不容易煮烂,所以他们才分两班干。我临睡前,去看了看他们的工作状况,完成任务还需要点时间,我就嘱咐他们要注意防火。黄忠华他们说,放心睡觉去吧,排长。保证完成任务。

第二天清晨,天还没有亮,黄忠华轻轻地把我叫醒,看他那个神色,我觉得出事了。我赶紧穿上衣服走出帐篷,一股肉香味飘了过来。。。

“怎么啦?”我问。黄忠华回答说“因为值班的睡着了,把一锅野猪肉都煮过头,煮化了。。。。。。”说着,他掀开锅盖,我一看,我的妈呀,昨日看到的那么多野猪肉竟然只剩下一小堆肉和稠稠的肉汤。帐篷不隔音,再说是在静静地石砬山的清晨,帐篷里的全排战士听到肉煮化了,都披着棉袄出来看究竟。看到原本要在除夕之夜美餐的野猪肉煮成这样,大家的心里很不好受,自然有战士开始说三七旮旯话埋怨机枪班。黄忠华他们四个就像小孩做错了事情,耷拉个脑袋,其实他们心里比谁都不好受。已成事实了,说啥也没有用了,吃不上烀野猪肉,就改成炖野猪肉吧。(40年后的20109月份在3连、25连上海知青聚会时,我和黄忠华聊起这件事还哈哈大笑呢)

除夕那天中午早早的收工。下午开始准备晚餐了。先按照4个班分酒啊、罐头呀,然后按照以班为单位以人头多寡分包饺子的面和馅儿。傍晚时分,帐篷里4个班分四个角,各自想办法解决餐桌(就是用箱子或木头墩子),全排战士把各自的油灯都点亮(那时候有上海产的小柴油等很受欢迎,几乎人人一个),霎时间,帐篷里亮亮堂堂的,真有过年的样子。那一天用大油桶改建的取暖炉子第一节拐脖的地方烧得通红通红,屋里暖洋洋的。临开席之前,我把四个班长叫到一起,特别嘱咐要控制好喝酒的量,不要喝大了,没准晚上还要有战备紧急集合的事情。(我是按照当时的政治和军事形势估计的)。

在北大荒第一个除夕团圆饭开始了。大家兴高采烈的喝酒,聊天,男孩子可能想家的情绪差一点,我真的看不出战士有思乡的感觉。其实,此时此刻,千千万万家有下乡子女的爸爸妈妈一定在苦苦地思念远在东北边陲的儿女们。。。。。。

那天晚上吃饭的细节我已经模糊了。。。。

刚吃完饭,我看到有几个不胜酒力的战士已经满脸通红,昏昏欲睡。此时,突然来了一位一排的战士,我想年三十这个时候他也不会来串门会同学呀,况且一排离我们还很远。我顿时想到了有战备情况。果然,来者给我一张纸条,说二排长,这是张玉贞副连长让我送来的命令。我打开纸条一看,上面是张玉贞副连长亲笔写的“二排长,命令你排做好长途行军的准备,以最快的速度到石砬山大铁架下集合。张玉贞197025日”。于是,我马上命令召集4个班长,传达张副连长的命令。并命令机枪班留下看守营地,其他战士打背包、打绑腿,做好长途行军的准备。10分钟以后全排集合出发。这时有班长跟我说,有个别几个喝多了咋办?我说,架也要架着走。喝多里面就有我的同学冯焕山,他摇摇晃晃的走到我跟前(我觉得他有点故意夸张一点)向我请假,能不能不去,我说不行,我事先已经跟你们打过招呼了,不能喝就少喝点呗。最后他还是打起背包跟着队伍走了(2003年我在北京给冯焕山的公司打工,在一次宴席上,冯焕山指着我跟朋友笑谈这件事,说当年老夏“虐待”我,喝了酒还要我野营拉练)

那时候我们的武装战士真的是很棒的,十分钟后队伍马上集合完毕,人人打着绑腿,背着背包,整装待发。清点完人数,我命令“全排呈一路纵队,目标大铁架,出发!”我对石砬山的地形不熟,尤其是夜间我根本就没有方向了,于是我就让大家管他叫“小山东”的(真名我没记住)的老职工带路,我在他其后,我之后是班长刘仲远率领的一班战士,紧随其后的是二班和三班。夜幕下的石砬山静得瘆人,还不时的传来狼叫的声音。月光下,一队武装战士在树林里穿梭前进,脚下踩着嘎嘎作响的雪地。。。可惜那时候没有照相机把这一切照下来。

“往后传,跟上”“往后传,不许说话”“往后传,快速前进”我根据当时的行军情况不时的把命令往后传。当时我的指导思想是一定要赶在一排之前到达集合地点,所以一方面我让“小山东”抄近道走,一方面我要加快行军速度。我们排的战士真的是好样的,他们默默地紧紧地跟着队伍走,那些有点喝高的战士此时也已经清醒了。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爬上一个高坡就要到石砬山的大铁架了,快接近大铁架时,我就听见不远处有人说话,那肯定是江华率领的一排也在往目的地快速推进。最后,我们两个排几乎同时到达集合地点。

石砬山大铁架是测绘的标志物,它是60团的制高点。在大铁架下张玉贞副连长在那里等候。两个武装排的战士整队集合完毕,张副连长向汗流浃背的战士们朗读了一段毛主席语录:“提高警惕,时刻准备打仗”。张副连长作简短的讲评之后,队伍解散,各自带回营地。我记不得是怎么把队伍带回来的,反正大家都是筋疲力尽了。。。。。。

这就是我们在北大荒过的第一个除夕夜的故事。41年过去了,这个除夕之夜我永远不会忘记。写到这里,我真的不知道那个见证我们除夕之夜的大铁架还在吗?再回前进的时候真想再去看看。。。。。。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