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笨的N次方 博客

吸收正能量 传递正能量

 
 
 

日志

 
 

累,并快乐着------一路走来8  

2009-12-29 13:10:34|  分类: 累,并快乐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路走来8

 

  终于盼到了纪念下乡40周年活动的日子了,连续筹备8个月的晚会也即将登台亮相了。那些日子,我跟大计、为民说,这像家里娶媳妇办喜事一样,不到办事那一天,活总是没有完。8.25(农历七月六月)是我60岁生日,我也没有告诉为民夫妇俩,我们仍然像平时那样紧张有秩序的做着活动前最后的准备工作:和时国成再次核对演出用的视频资料;为了保证我的电脑在演出时正常运转,我把我的电脑进行一次彻底的大扫除,全面杀毒、整理碎片,把E盘中的文件全部腾出来,专门放进晚会演出用的视频文件;把《晚会手记》印制了10份,准备分发给央视拍摄组、灯光、视频、音响控制等各个部门演出时用(由于多次的修改,印制了好几次,把为民家的A4白纸都用光了,为民不得已又去新购进来供我使用)。。。。。。一切准备妥当,理应早早的休息,由于习惯于凌晨睡觉,还是没有睡意。“战斗”打响的前夜静悄悄,往日为民家繁忙的电话铃清静了不少。。。

  8月26日  清晨,睡了4个多小时的为民夫妇和我就起床了。按照计划,今天组委会成员和部分工作人员将进入党校为827活动做准备。尽管在昨晚我们已经把与活动有关的东西该装入行囊的都装上了,但是还是不放心,起床后又各自检查了一遍。简单的早餐后,我们出发离开北京理工大学,从北门出去的时候,我感到有点兴奋,又有几分的焦虑和紧张。兴奋的是筹备1年的大聚会终于要拉开序幕了,焦虑可能是近期忙活的缘故造成心理障碍,紧张的感觉似乎要参加一场重大的考试,不知道这场晚会能够成功还是失败,记得816京津联排后我还跟有的战友开玩笑说:如果演砸了,我立即从党校打车去机场回上海,没脸见人呀!

  我们一行三人打车到了党校门口的时候,已经大车小车的好几辆在那里聚集了,大车上装着舞台灯光设备,还有好多穿着迷彩服的安装工人。昨晚半夜刚刚从上海到达北京的张宝莲作为志愿者和活动视频组成员的身份也坐着时国成的车早早的在党校门口等候。等到海迅办完入校手续,把我们自制的经党校保卫部同意的车用通行证发给大车小车的后,一路人马直奔本次活动的主会场----党校剧场。

  今天的主要任务有4个方面,一是在大厅布置知青墙和晚会演出大幅广告;二是装饰舞台,搭建视频控制台和央视拍摄机位台子;三是准备分房间;四是去机场接来自第二故乡前进和洪河参加活动的领导。

  我的工作计划是上午配合装饰舞台,搭建视频控制台和央视拍摄机位台子,中午去机场接领导(因为是我受组委会委托去请的第二故乡领导,所以继红安排我去机场接)。下午3点开始主持人按照节目单配着视频演练。

  毕竟是专业,安装舞台灯光的小伙子们工作麻利,从卸设备到布线、安装,特别的神速。这支队伍的头是时国成的朋友,他这次带来的灯具已经超过合同标的,特意给我们带来了电脑控制的能发出斑斓色彩的舞台设备,据国成讲,就这几台电脑灯日租费就要过万元。他们是给我们免费使用的。在安装的过程中,他们的头头不时的找我,征求我的意见,看看有些节目有没有特殊的灯光要求。两个追光灯安装在剧场二楼的过道上。为了使诗朗诵《成长的故事》8个演员有足够的灯光,但是又不会影响后面的视频效果,特意给8个演员每人布置了一台定点灯光,试光后在舞台上做了标记。不到11点,灯光设备安装完毕,调光师跑到剧场后面的控制室去反复测试了。

  相比之下,安装视频屏幕就不那么容易了。战友们在演出时看到过那块带有北大荒大图片的背景吧,安装的小伙子们要在这块大背景的中间挖掉6米X8米的一大块,然后在背景图片后竖起了一个大大的专门接受视频影像的屏幕,这个过程确实很麻烦。。。等到上午我离开剧场的时候,他们还没有最后弄好。

  以此同时,时国成和潘临昆在搭建视频控制台。为了操作方便,他们把控制台搭在舞台下的右侧,时国成把单位借来的长长的电缆线从控制台一直布线到剧场后面的控制台。国成很细心,在电缆线经过的地方只要有可能被走过的人碰到,他就用胶带用其他东西遮盖住。这次演出用的手提电脑一台是我的,一台是借用龚凯进的,等到国成把控制台搭建好了,舞台的幕布也安装完之后,两台电脑分别播放演出的视频,效果很好。

这时候党校信息部的人员已经把《纪念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60团知青下乡40周年文艺晚会》的会标粘贴好,高高挂在舞台的上方,顿时有了庄严的感觉。党校的其他工作人员在剧场观众席靠后的位置搭建好了央视摄制组用的主机位。此时,我看见党校的一个局长(5团的兵团战友)亲自到知青墙布置大厅和剧场来视察,就是这位战友局长给了我们60团莫大的支持。

在此期间,我分别接到前进和洪河农场来京参加活动的领导打来的电话告诉我,他们将乘坐26日当天由佳木斯飞往北京的飞机。我查了一下航班信息。佳木斯飞北京的航班一天就这一班,也就是说,这两个农场的嘉宾将乘坐同一个航班到达北京,我觉得这样倒是便于我们接机。我把这些信息告诉了继红,她安排我带两个车去首都机场接。飞机将在下午1点多降落,我们准备11点半出发。哪想到,佳木斯那边的前进3位嘉宾到了机场才发现机票出了一点问题,原来农场事先请在佳木斯工作的原是前进的一位同志买的机票,他误把买8月26日的机票买成9月26日的了,这样前进的嘉宾们就登不了飞机了(在机场他们还真的碰到洪河的嘉宾了)。当他们发现机票出问题以后,郑副厂长马上给我打电话说明情况,说他们正在往哈尔滨机场赶,预计坐下午5点多的飞机前往北京,真的是让领导辛苦了,一大早从前进坐汽车出来一直要赶到省城哈尔滨,尤其是已经73高龄的王常德更是累坏了。这样,中午戴琛开车拉着我去首都机场接洪河来的领导。回到党校已经将近3点,我把接来的领导介绍给继红、凯进之后,我回到剧场吃战友们给我留得午餐,(幸亏戴琛在机场请我在候机楼咖啡厅吃了一点点心,否则真的要饿坏了)戴琛完成接领导的任务后,开车去参加十一连的活动了。晚上7点,由郝春燕开车拉着大计去机场接前进农场来的领导,我要组织节目主持人合练。

由于舞台尚未完全布置完,娜莎和瑞强4点钟在八一电影制片厂等着邢益农开车过来拉租借的服装,原定下午3点的合练计划只能推迟。此时,舞台开始安装二道幕。当晚会的某个节目没有安排视频的时候,就需要用二道幕来把那块挖了一个大窟窿背景板挡上,恰巧在背景板前没有幕布,就需要把背景板后面的那块浅绿色的幕布拆下来倒到前面去,一块拴在横钢梁上幕布有好多的扣用铁丝固定住的,时国成、潘临昆和我们几个一起用钳子或者直接用手把幕布卸下来再安装到背景幕的前面一道横钢梁上。同时把由为民设计的直径3米的604知青联谊会徽标悬挂在二道幕的中央,我跑到剧场的二楼观看徽标的位置是否得当并协助他们微调。此时,拉服装的车还没有到,老酒告诉我,党校剧场音响控制室的工作人员即将下班,演练只能晚上7点开始。瞅着这个空,我们就把行装拉到组委会集中居住和办公的2号楼,我被分配到1001房间。我看到阎培正在和继红一起研究安排所有房间的分配问题,我也插不上手。近千人房间的分配也是一件很大的工程呀,继红有好多事情要做,不可能全绑在这个上面,大部分的工作都是阎培在做。后来我知道,她整整干了一个通宵没有合眼。等到第二天(827)一大早,阎培见到我乐乐呵呵说的第一句话“老夏,我手里的房间一间不多,一间不少,所有的战友都有房住!”多好的战友呀,为了能够让远道来的战友能够舒心、快捷的住进房间,阎培牺牲了自己整整一晚上的休息时间,827她还要负责报到分房、发餐劵,自己还有好几个节目要演哪。。。。

娜莎、王培林和邢益农终于到了,他们拉来了合唱和京剧联唱的演出服。娜莎还想到了在二道幕会徽的边上挂上绿色的叶子,不仅充填了边上的空白,而且这样一点缀还会漂亮了许多,特别会有生气。这些绿叶子是王培林向市场的摊主借来的,不花一分钱。于是,我们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党校剧场的刘处长都伸手往二道幕的横杆上挂绿叶子。哇,二道幕吊上去以后在灯光的照耀下,巨大的会徽如同一朵红花有绿叶的映衬,显得格外的夺目。

当晚7点半,计划中的主持人合练开始了。按照节目单一个一个往下捋。国成真的是记住我的话了:不到时候该保密的东西不能露。那天晚上主持人和视频的合练,国成就是没有把序幕的音视频给露出来。由于蔡觉权参加11连的活动去了,他的台词由李晓阳代替念的。练了两遍,不能再练了,因为好几个战友要坐车回家了,太晚就没有公交车了。当晚的合练与我计划中的要求相差甚远,事到如今了,一切就看明天演出时每个人自己的发挥吧。。。。。

当晚,我在我的房间里再一次查看我的演出手记,预想到明天可能出现的问题(第二天演出的实况出现的问题都出乎我的预料,这是后话了),久久不能入睡。。。。。

8月27日 清晨5点多我起床,想陪陪前进和洪河的领导到党校各处走一走,等我上楼找他们时,他们已经早早的出去了。我只好自己出去呼吸新鲜空气,调整一下自己过于紧张的心理。正好这时候张宝莲也出来散步,我们就边散步边聊,在党校的校园里转了一大圈。等我散步回来,前进和洪河的领导已经在2号楼门口了,按照昨晚商量的安排,老酒和甄少卿开两辆车,由我和凯进陪同前进和洪河的领导到校外附近小饭馆吃早餐。等我们吃完饭从党校北门进来,就已经看到参加827活动的战友陆陆续续的进校门来到2号楼报到了。

我正要背着电脑和一叠演出手记去剧场,在络绎不绝的战友人流中发现了3连张保管的女儿张兰和3连指导员张廷顺的儿子张建仓的身影,我立即叫住了他们,因为我还没有看过他们朗诵洪河农场党委阎书记的诗歌《不会忘》的节目呢。我马上把他们让进我的房间里,我打开电脑,播放这个节目的配乐,让他们像演出一样给我朗诵一遍。他们很认真的朗诵了一遍,我觉得建仓在个别地方的朗诵节奏和音调没有掌握好,给他指导了一下,让他们再来一遍。这一遍朗诵,他俩进入了角色,激情把握住了,随着《激情岁月》主题曲音乐,我的心被震撼了,眼泪流了下来。。。。。。我告诉他们,可以了,下午彩排和晚上演出一定要把握好,祝他们演出成功!

等我到达剧场时,央视摄制组已经到达,开始架设机位。首先是摄制组里的一位女士(大概是导演?我不清楚)找我,跟我说两件事情:一是时国成前一天搭建在舞台右侧的视频控制台影响了摄制组设在那里的摇臂摄像机的安装,需要搬到舞台的左侧去;二是要晚上要派一个人到转播车里协助拍摄。就这样时国成和潘临昆昨天是怎么铺设电缆线的就怎么拆下来。然后搬到舞台的左侧再重复做昨天的搭建工作。

与此同时,叶继红的爱人派人给我送来标着CCTV的10台对讲机供我们演出时使用。不怕大家笑话,我活到现在,还是第一次使用对讲机,开始还不知道如何调频,我和潘临昆摆弄了一会,就知道了,我们把10台对讲机的频率编号都调到了7,试一下果然好使了。接着把对讲机分别发给了视频控制台、音响控制台、灯光控制台、舞台监督、幕布控制室、追光灯操作员、转播车、舞台工作人员等。说实在的,在拿到对讲机以前我就有一种紧张感,拿到对讲机后我就更感觉到一种压力。在北大荒演节目,哪怕是演全剧的样板戏,我直接在舞台上就全指挥了。这次827晚会就不同了,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晚会成功与否,不在节目本身了,而是要看我指挥各个方面的合成如何,也就是说,我拿着对讲机在发出每一个指令的时候来不得半点的差错,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何况各个部门合作演练一次都没有。这种压力,只有我自己能感觉到。“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只有尽量做好各方面的工作了,结果就顺其自然了。

按照计划9点半是大合唱合练的时间。这一次合练是北京和上海的合唱战友第一次见面,也是演出前唯一的一次合练。说到这一次合练,还有一段故事。事情是这样的:上海的部分参加合唱的战友从上海坐火车先到天津,然后和天津战友一起坐大巴到京。8月16日在党校京津节目合练时我问李荣春,他们当天坐中巴来参加排练,路途需要多长时间,他说需要3个多小时。我问,827那天你们几点出发在哪发车?他告诉我,7点在近郊的某一个地点发车。按照天津战友的安排,参演的上海战友在9点半肯定赶不到党校,弄不好一堵车,中午才能到,那么整个大合唱唯一一次排练就要泡汤,北京、上海的战友几个月来所付出的心血将会大打折扣。怎么办?我当时采取了两个办法:一是通过上海节目组和张凤英联系在津的上海参演战友,让他们改乘火车到京,按时到达剧场排练。第二个办法就是让天津战友提前发车。当我打电话给李荣春,把我遇到的困难告诉他的时候,他二话没有说,告诉我:我们明天碰个头商量一下尽量配合827组委会的工作。是啊,提前发车,涉及到每一个参加活动的天津战友,他们需要挨个的重新通知一遍,还涉及到包车的汽车公司。第二天,李荣春给我在网上留言:经过商量,提前一个小时发车,改为6点发车。保证把参演的上海战友准时送到党校。这样,我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了。在这里我要感谢天津的战友,要感谢一直支持节目组工作的李荣春。

这一次的合练,王允庭统一了指挥的方式,纠正了京沪练歌的差异,按照服装的数量和男女的比例,调整了合唱的队形。虽然时间急促,但是收效还是很好的,大家找到了感觉。合练结束后,幸亏我和娜莎把服装、化妆和最后谢幕队形的要求说了,之后真的没有时间说这些了。党校11点开饭,合唱队伍解散的时间已经是11点半了,下午一点集合彩排。弄得大家吃饭都很紧张。

下午的彩排一点半才开始,本来上午就散得晚,再加上参演人员见到战友难免要耽搁一会。开始彩排的时候,我问国成,视频放不放,他说有的还不能放。意思还是要等到晚上演出再亮相,给大家一个惊喜。原来我计划中的彩排就是全体演员要穿上演出服,按照节目单顺序,像正式演出一样灯光、视频都同步走一遍。但是,由于考虑到外请助演人员有的岁数比较大,不能整个下午一直连着到晚上演出,休息得不到保证,所以外请的助演队伍约定下午3点进党校。加之中午叶继红跟我说:考虑到助演人员和非60团战友的观众演出完以后回家的公共交通车问题,晚上的演出原定是7点半开演,要提前半个小时,改成7点开演。意味着下午的排练最迟不能超过4点半,5点开饭,6点集合化妆。这样一来整个计划全部打乱,只能是先可着咱们自己的节目排,自己的节目涉及到外请的乐队或者伴舞的话也不能排,要等到3点以后再说。所以整个下午的排练很乱。演员也没有进入角色,每个节目也不能来第二遍,时间不够呀。节目的衔接练习更谈不上了,没有一个整体的效果。说实在的,看到下午排练的节目质量,我对晚上的演出心里没有底了。傍晚,在舞台后门的台阶上和儿子一起吃盒饭的时候,儿子很策略的提示我对节目整体效果的担忧。那时候,我只能是听天由命了,客观的现实逼得我只能是拼一把了。在演员化妆的时候,我一个人在舞台的一角,静静地再仔细阅读一遍我曾经看过多少遍、改过多少遍的《演出手记》,在着重需要控制点的位置,写下了大大的三角记号。。。

晚上七点十分,我们六十团参演战友足足忙活了半年多的节目,就要正式开演啦。大幕布前,简短的领导讲话就要结束,主持人已经在大幕内中缝等候,我和瑞强已经把合唱队伍排好,这时候,我突然发现在上海合唱战友阵容的前排缺了两位,当时问上海的蔡觉权,人上哪去了?他也不知情,上海的战友告诉我她俩可能还在楼上化妆间,我急着往楼上去,这时这两位也急匆匆的赶过来了(后来才知道,蔡霞琴是给正在发烧的叶秋月化妆才晚了)。好了,一切就绪了,我拿起对讲机向视频控制台发出第一道指令:“视频注意了,序幕一准备,走!”,这时,幕布没有拉开,画外音的东方红钟声乐曲响起。。。。当序幕一画外音结束前,我发出第二道指令:“视频注意,准备序幕二;追光灯注意,画外音结束后,大幕中缝给光”同时,我告诉在我身边的党校舞台调度工作人员,按照《手记》准备开幕。当主持人说完“现在开始。。。”我就发出指令,视频序幕二,走!这时,本应该是在激昂的《到农村去,到边疆区,到祖国最需要的的地方去》的歌声中,大幕徐徐拉开。。。视频出现当年在上海等地的火车站告别亲人开赴北大荒的画面,同时,主持人伴着音乐有一段主持词要说。预料中的艺术效果是很好的。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视频出了故障,火车汽笛声像老牛牟牟叫,音乐和歌词拖着长长地音,如同电唱机丢了转速一般,简直是难听极了。顿时,我傻了、时国成傻了,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让视频停下来,只能是硬着头皮往前拱,所以我拿着对讲机无语,任凭那刺耳的声音撕裂着我的心。我担心的不仅仅是这个节目,我担心的是电脑出了问题,后面的节目怎么演。如果真的都这样的话,那整台节目就是砸锅!事后,我问国成怎么回事?他说,在节目开始前还在领导讲话时,国成就把2号电脑上的这一段视频早早的放在一触即发的状态,想不到太早的准备,真到要用的时候,可能是山寨版的电脑软件出了问题,造成如此恶劣的后果。

节目演到前40分钟,除了序幕出点差以外,基本上都很正常,我的心开始平静下来,按部就班的发出一个个指令调度着各个方面。台下的气氛也很好。关于各个节目的排练和演出花絮,我将在《累,并快乐着---第二部分节目花絮》里挨个节目跟大家介绍。在这里我要特别写台下观看节目的战友。我听说,凡是知青的聚会气氛都是非常的热烈,几十年没有见面的战友兴奋、话多都是常见的。我本人也观看过上海市一个知青联谊会组织的迎春节目演出,也亲自参与了上海425的联谊活动。会场的纪律都是很乱的,领导讲话也好、演节目也好下面的观众说话声乱糟糟的,即使很煞风景的让主持人喊让大家静一静,也是徒劳的。王允庭曾经在节目组的电话会议上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上海某大学校庆,请来的是一个有名的专业艺术团演出,下面国内外来的校友照样是说话声不断秩序很乱。所以,我们827晚会的会场秩序能不能好,直接影响到演出的效果,这也是我,包括组委会成员担心的事情。我在823北京联络员最后一次会议上曾经专门谈过这件事情。当时我分析,我们827的会场秩序应该是好的。原因有3个:我们演出的地方是一个正规的剧场,不同于上海425是在一个大饭店里;我们的演出在晚上,战友见面是在一早,该说的话已经说了一天,释放一部分了,不同于上海425下午见面下午开会演出,见到战友要说的话必然要说出来;827晚会的节目已经准备半年多了,在604上已经炒得沸沸扬扬的,大家都想好好的看节目。尽管当时我得出的结论是会场秩序会好,但是也不无担心,我在会上也恳请各位联络员回去后跟大家打声招呼。827晚会的实际效果,大家都看到了,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我们事先的担心是多余的了。包括来观看演出的5团、6团的所有战友观众们用饱满的精神,热烈而文明有序的方式配合台上的演出。演出时下面静悄悄,节目完了后热烈鼓掌,当战友们听到自己熟悉的《兵团战士胸有朝阳》音乐时,有节奏的鼓掌,这种气氛实在是太好了!更可贵的是,当演出出现问题中断时,没有观众鼓倒掌的,而是大家非常理解地静静的等待,节目再次重演时候,大家热烈鼓掌给与鼓励。多好的战友啊!所以827晚会的成功,是全体战友共同努力的结果,不然的话,即使策划的再好、编导的再好、演得再好,没有台下战友的捧场,能有这么好的效果吗?

当《今夜无眠》乐曲响起,4对战友翩翩起舞,参演人员登台谢幕,当彩色纸花喷射出来,台上台下激情交流久久不愿离去。。。。。。827晚会的幕布没有落幕。我相信这一刻一定会定格在每一个战友的脑海里。

在827组委会最后的总结会上,我说,晚会留给了我们无法弥补的遗憾:如果再给我们一天时间的排练,我们会演的更精彩;如果再组织一场晚会我们会搞得更圆满;如果这台节目再演一场那该多好呀,战友们付出了这么大的艰辛,只演了一场多可惜呀。。。。。。。

 

写在结尾的话

在六十团知青活动的历史上将浓重记上一笔的《纪念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六师六十团知青下乡40周年联谊活动》已经落下帷幕4个月了,但是这个活动作为一个信息平台已经建立,战友间的互动蓬勃开展,827如同一个化学反应,演绎出827后60团各地知青丰富多彩的联谊活动。北大荒结成的战友情也更加的牢固、深化。步入老年人行列的老知青晚年的生活也更加健康、丰富。

我受大家要求,把联谊活动重要组成部分的文艺演出从策划、排练和演出一路走来的过程就简要的介绍到这里。在即将结束我近三万八千字的连续纪实日志的时候,我要感谢战友们对我的鼓励和支持,由于自己写作水平有限,再加上可能在记叙的时候有的事件人物、时间有错误,敬请谅解。还有一些人和事我将在《累,并快乐着—第二部分节目花絮》里介绍。在2010年元旦即将来临之际,我借用晚会的一段台词:

祝我们的第二故乡繁荣昌盛

祝第二故乡的父老乡亲生活幸福

祝仍然生活在北大荒的兄弟姐妹们

健康快乐

祝所有的兵团战友们

幸福安康

最后我还要告诉战友们,昨晚(28日)北京为民给我来电话说827活动的光碟已经修改完毕,将在1月份发放到战友的手里。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